当前位置:首页 > 致富项目 > 小本创业

便利店盈利究竟有多困难?

来源:小本创业作者:cy1990时间:2020-01-13 11:15:04手机版

  虽然大家经常进出便利店购物,但似乎都没有想过便利店盈利究竟有多困难

 

  为此,记者近期大量实地走访和调研了行业,并发现如果每天做不到5000~6000元的营业额,或者3年无法盈利,则意味着这家店或要退出市场了。

 

  根据记者的实地调研发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和三线城市的便利店面积、租金、人工等有些许差异,比如二三线城市便利店面积较小,在60平方米到80平方米不等,而一线城市则在100多平方米,月租金从数千元到数万元不等,上海一类商圈的部分便利店年租金甚至可达上百万元。一线城市、二线城市更讲究连锁品牌,而三四线城市的便利店则有不少是非连锁化的夫妻店,有些则是加盟京东等电商体系。

 

  何卫平(化名)从事便利店行业已约10年,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以一二线城市为标准,一家几十平方米到100平方米的便利店月租金约1.2万元至3万多元不等,因轮班需要则雇用4名员工,按平均月薪5000~6000元计算,每月人工成本约2万多元。另外还有水电杂费、加盟费支出、装修成本和折旧等。

 

  “便利店的收益当然是销售商品,除了工厂直供等鲜食之外,有些常温商品是有返利收入的,通常在5%~6%左右的返利比例。收支计算一下,我们可以看到行业内的平均水平差不多是要做到5000元~6000元日营业额可以收支平衡。”何卫平告诉记者。

 

  不少便利店业者反映,日营业额要做到5000元~6000元并不容易,如今选址越来越困难,人流多的区域租金过高,人流低的区域又生意太差。陈先生想开设一家小店,记者随其实地考察了上海约10个商场,都没有合适的选址。

 

  “一类商圈位置好,但成本过高,便利店的客单价并不高,承租压力大。十字路口其实是便利店不错的选址地,但竞争也十分激烈。办公楼的日常客流量比较稳定,白领的消费也是有保障的,但这仅限于工作日,一到双休日则客流和营业额下滑。社区店还算不错的选择,但其商品品类与商圈店很不一样,需要业者懂得精细化管理,连货品陈列都要按照社区客流做调整。”资深零售业分析人士沈军向记者透露。

 

  选址虽难,但若给一定的时间培养还是有希望的,这就需要一定的经营周期。然而,更严峻的考验来了。

 

  “便利店加盟合同一般在5年,也就是说,大部分的加盟商在估测投资回报期时,都希望在2~3年可盈利,这样在合同期内还可以赚2年左右。退一步说,至少5年内总要盈利,否则等合同到期还在亏本。”罗森(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副总裁张晟接受记者独家采访时透露。

 

  在走访中,不少业者向记者表示,一些门店达不到5000元左右的日营业额,而回报期可能长达5~8年,要支撑下去就得依靠总部的支持,所以有时候便利店企业总部的成本高企不下,因为除了必要的硬件和人工等成本支出,还需要扶植一些经营不善的门店。当然,如果实在支撑不了,就需要关店甚至裁员调整了。这些年以来,罗森、好德、可的、全家和7-11等在中国市场都经历过关店阵痛,比如全家一度关闭调整了至少几十家门店,7-11曾经关闭调整近20家店。有知情者告诉记者,农工商集团麾下可的和好德的门店总数一度超过2000家,经关店调整后,目前共约1300家。

 

  至于盈利状况,记者独家采访罗森、全家、农工商和7-11的多位内部人士后了解到,在中国市场,全家多年前实现了盈利;可的和好德基本保持微利;主要布局在华东地区的罗森则在上海市场基本实现盈利,其称中国市场有望在2019年盈利;7-11此前对记者称在中国市场的部分区域实现盈利。

 

  这些大型品牌企业还尚可,但一些中小型便利店企业的日子就比较艰难了­­——比如,100多家邻家便利店就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全面停业。2018年年初,猩便利在先后获得1亿元天使轮融资和3.8亿元A1轮融资后,突然被曝出大量裁员,引起行业震动,同年2月,无人货架项目“GOGO小超”因扩张过快及投放策略出了问题被曝停运,从开业到停运仅4个月。

 

  相较中国市场,日本零售市场非常成熟和细分,这就意味着日本零售市场潜力和空间不如中国市场大,且日本消费结构中有大量家庭主妇,其消费习惯已经相对固定。因此当日本零售市场整体放缓时,业者很难转型和突破,于是日本7-11就遭遇了关店、裁员和欠薪风波。

相关文章:

    小本创业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