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句子 > 生活感悟

当感情世界出现了第三者,我如何面对?

来源:生活感悟作者:yoyo时间:2019-10-16 18:05:22手机版

当感情世界出现了第三者,我如何面对?

当感情世界出现了第三者,我如何面对,当面对即将失去的爱情,我应该如何决断,爱情世界里,有太多的无奈,有太多的不舍。

男友搂着小三跟我提出分手,第二天,我让他们喊我大嫂

01.亲爱的,我回来了

当法国的航班降落在S市时,顾恩恩的脸上布满了浓浓的喜色。

“季非离,我的未婚夫,我回来了!”

顾恩恩在等行李的时候,一边不停的打着季非离的手机,可是连续打了五通电话,对方也一直没有回应。

她皱了眉头,脸上有些淡淡的不悦。

今天是星期天,他应该没有在上班啊,他到底是到哪里去了,怎么一直不接电话?

她有些赌气的抿着唇,待看到传送带上的LV行李箱到达眼前的时候,便弯腰去提。

她的一头浓黑长发垂了下来,现出了白皙纤美的脖颈,散发着迷人的气息,配着遮去半张脸的黑色大墨镜,更是凭添了一种别样的神秘感。

此刻,机场的大厅早就已经布满了便衣特警。

他们今天早上刚刚从线人那里截获一条可靠消息,大批的冰-毒会经由法国流入S市。为了能够顺利的完成行动,S市公安局特地请求军区特警队支援。

而军区赫赫有名,号称“军神”的季参谋长,则坐镇指挥。

“参谋长,陈队长请示,目标出现,我们是不是应该行动了?”

“嗯。”犹如古老的大提琴声音,低沉中带着一份不可抗拒。

声音的主人放下覆在脸上的望远镜,露出了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清俊的面容,高挺的鼻梁,浓黑的眉毛,薄薄的双唇透着一股神秘的孤傲。

他就是号称“军神”的参谋长季非凡。

顾恩恩小心的拉着自己的行李,带着急切见到季非离的心情向大厅外走去,突然,前面涌来一阵骚动,她不可见的蹙了蹙眉头,动作利落的走出机场大厅,上了一辆就近的出租车。

季非凡从望远镜中骤然看到那个惊鸿一瞥的身影,嘴角不可见的微微上扬。

呼叫器突然响了起来,里面传来了陈队长急切的声音,“呼叫,呼叫,我们这边出了问题,没有发现赃物,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季非凡的脸上浮上了一抹异样。

这一次的计划天衣无缝,除了他,没有人事先知道消息,跟着他的同志也都全部屏蔽了外界的通讯设备,除了呼叫器,根本不可能向外传递任何消息。

可这消息……到底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呢……

他敛了深色,吩咐,“下车”。

一个高大的身影向他跑来,粗气报告,“参谋长,情况查清楚了,赃物被掉包了,是这个女人。”

陈队长说着,便把平板电脑递给季非凡。

珀色眸子看到平板电脑上的女人时,骤然掀起了一阵波澜。

这……不是刚刚他注意到的那个女人吗。

他眉头微微蹙了蹙。

因为职业的关系,他习惯对周围的事物进行不自主记忆,他刚刚在留意到那个女人的时候,自然也看清楚了她所在出租车的车牌。

他抿着唇,修长的手指在电脑上点了几下,然后递给了陈队长,“查。”

陈队长瞥眸看到平板屏幕上的车牌号,有些疑惑,但还是按照季非凡的吩咐去做了,“快去排查。”

与此同时,S市一幢漂亮的法式别墅中,正上演着一处别开生面的酣畅淋漓。

顾恩恩来到了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别墅,手里握着季非离寄给她的钥匙,满面笑容,心里涌上一种回家的甜蜜感觉。

这里有她爱的男人,有着她一生的幸福。

只是,当她推开房门的时候,入目的却是生活给她开的一个大玩笑!她的未婚夫和她的大学舍友安琪竟然背着她做出了那样的事。

两人共同举着一把尖刀,死死的插入了她的心脏,击碎了她所有的美好,让她的无知和幻想都彻底暴露在阳光下。

震惊,绝望。

  02.被抓了

顾恩恩定定的站在原地,只是觉得自己的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千斤万斤重。而她的心,正在一点点的下坠,沉到了无底的深渊。

“恩恩……”听到门响声,季非离身形顿住,慌忙的爬了起来,裹住了那一片不堪,“你,你怎么来了?”

而床上的女人也顺势拉起了床单,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顾恩恩的脸上挤出一点笑容,心里翻涌不休,脸上风轻云淡,“没什么,就是想你了,所以就回来了。”

这句话现在说出来,真心讽刺。她的迫不及待,她的满心期待,此刻早已经灰飞烟灭。

她又看向安琪,心底的痛深沉了一些,唇角的笑意又加深一分,“安琪,你其实不用遮的,毕竟大学的时候,我们总在一起洗澡。”

“恩恩。”安琪搂着身上的遮羞物,面带愧疚,“对不起,我和非离,我们只是,只是……”

“只是怎么?”顾恩恩的嘴角的笑意缓缓的落了下来,眉宇间一抹尖锐的凌厉横生。

她的转变,就像是一根刺一样刺进了安琪的心口。

她竟不知道,向来柔软的的顾恩恩竟也有如今这样的骇然和凌厉。

季非离挡在了安琪的面前,带着极度的保护,“恩恩,这件事情你听我解释,我本来……”

“够了!”顾恩恩背过身子,紧咬住嘴唇,血丝一点点的渗出,“季非离,我不问,是给你脸,更是给我自己尊严。你不要脸,我还要!”

说完这句话,顾恩恩就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转身的刹那,她却泪如雨下。

三年的感情,就这样结束了。

多么可笑,多么的触目惊心。

顾恩恩无力的靠在墙上,全身无力。

“不许动!”

“举起手来!”

几个握着重枪的绿色身影围住了她,挡住了炽烈的阳光。

她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精锐武装力量,淡淡然一笑,用尽了她身上的最后一点力气,而后昏了过去……

“呼叫,呼叫,嫌犯已抓到,所有赃物缴获。”

季非凡听到呼叫器里面的回答,高深莫测的一笑,“回局里。”

病房里,输液管中的液体有节奏的静静滴落,透过玻璃窗,季非凡看到了脸色苍白,仍旧在昏迷中的女人。

“医生,嫌犯的情况怎么样了?”陈队长很着急的问。

“没什么问题,大概是情绪紧张和过度劳累造成的脱水,很快就会醒过来了。”

病床上的女子,沉沉的睡着,长长的头发披散在白色的床单上,柔和的五官投下淡淡的阴影,整个人安静的就像一朵洁白的茉-莉花。

陈队长还在和医生询问何时可以审问病人的问题,司机小李走过来很恭敬把手机递到了季非凡的手中,他瞥了一眼上面的号码,脸色沉重,走到了一边,低声应答:“爷爷,什么事情。”

电话里面传来了苏老军长的爽朗的笑声:“非凡,爷爷找你还能是什么事情啊,当然是关于你的终身大事啊,到底想好了没有啊。”

季非凡蓦地蹙眉。

自从妈妈过世之后,爷爷倾尽心血,一手将他培养成才,成为军区里面最年轻的参谋长。如今,老人家最担心的是,已过而立之年孙子的婚事。

“爷爷,这件事情我们还是缓一缓再说吧,我现在在外面执行任务,改天我回家和您面谈。”

匆忙挂掉了电话,季非凡微微皱了皱眉。

  03.一场特殊的审讯

总是逃避不是办法,迟早,爷爷还是会逼迫自己结婚,看来自己得想个应对之策了。

“咳咳咳……”

有点嘶哑的咳嗽声打断了季非凡的思绪,病床上女子的长睫毛扑扇了几下,眉头紧蹙间,整个人缓缓的醒了过来。

白色墙壁反射的强光让顾恩恩不由得抬手去挡,定了定神,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却感到手背上的疼痛。

原来,这是在医院。

她的脑袋依然昏沉,对于刚刚发生了什么,全都断片了,只不过那些丑陋的画面却如毒蛇般钻进了她的脑海里。

她的神色有些黯然,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这一切都落在了窗外男人的眼中。

他迈着标准的步伐走到了陈队长的面前,带着命令的口吻说:“你先回去吧,这个犯人我来审讯。”

“可……”陈队长刚发出了一个转折信号,男人就已经转身走进了病房。

什么意思啊,军神就了不起啊,局里请你们来是协助调查,仗着局长的关系,居然宣兵夺主了,白白的让自己失去了一次升迁的机会。

陈队长心有抱怨,可还是按照季非凡的吩咐去做了。

一头乌黑笔直的长发垂落在肩膀上,顾恩恩整张脸都埋在这一片乌黑之中,听到有人进来,猛地抬起头,有些惊恐的双眸和独有的病态美,更是惹人怜爱。

“你醒了。”

顾恩恩抬眸看着眼前的军装男子。冷峻的面容,迎面袭来的不怒而威的气势和压迫感,让她蹙紧了眉头。

她记得在昏迷前,被一大帮人包围了……

男人很高,站在顾恩恩的面前,几乎能够挡住大部分反射的白光。他嘴角划开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眯着眼睛开门见山,“你从国外携带了大量的毒品入境,所以我们怀疑你是毒贩。”

“毒品?”顾恩恩的脑子嗡的一下,霍的抬起头,双眸中满是不敢置信。

怎么,怎么可能,明明她离家的时候,只是随身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怎么会是毒品……

不可能!

“你们一定是搞错了!”顾恩恩的声音十分的冷静,“我根本不是什么毒贩,这件事情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希望你们能够尽快的查清,因为这关系到我本人的声誉和人格。”

呵,伶牙俐齿。尽管稍显稚嫩,不过还算是冷静中肯,季非凡点了点头。

“怎么?”看到这个不知所谓的动作,顾恩恩蹙眉,“你不相信我?还是你已经认定我就是一个证据十足的女毒贩。”

他摇摇头:“不是的,顾恩恩小姐。”

听到男人喊自己的名字,顾恩恩有些奇怪,故作的冷静再也掩盖不住真实的青涩,“你……你怎么?”

“怎么知道你的名字是吗?”季非凡说着抽出了右手,大掌之上覆着一张薄薄的身份证。

讨厌!

怎么总是处于被动的问话状态,还被当做犯人审!

顾恩恩十分不喜欢这种猫和老鼠的问话方式。

她这是有点懊恼,认为自己受了季非离的刺激,所以才会有些白痴。

既然她已经被他们抓到,那只无辜的行李箱当然不能幸免于难,可是明明就是一箱衣服,怎么就变成了毒品呢。

  04.无依无靠的顾恩恩

“顾小姐。”季非凡迈着袖长的双腿,在房间里面踱了几步,“我想请你回忆一下从飞机落地到你离开机场大厅这段时间,究竟都做了什么。”

顾恩恩顺着他的思路,闭上了眼睛,是啊,都做了什么呢。

“我下飞机之后,就一直在打电话给我的男……”

话说到这里,女人睁开了眼睛,生生的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男朋友,就凭你?!季非离!一个做下那样龌蹉事情的男人,根本就不配做我顾恩恩的男朋友!

季非凡迅速的扫过女人沉思的面容,尽量的提取有用的信息,加工整理,了然于胸。

顾恩恩觉察到了自己的冒失,轻抚了一下长发,不自然的咬了一下嘴唇。

季非凡挑了一下眉毛,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哦,然后,我就去等行李,拿完之后,就打车离开了。”

他听完之后,点了点头,从他的话语中提取有用的信息,在脑海中加以整理,又看了看她的眼睛,干净的不含一点杂质,一如初见般令人舒服。

季非凡整理好了思绪,便在心中打定了主意,将身份证放到了那只早已冷汗渗出的小手中,陌生的触碰随着他心中的那个想法慢慢晕开,形成了一股电流。

一句话没有说,这个男人,拉门而出。

望着手中的东西,顾恩恩愣了。

怎么回事啊,到底是说清楚了还是没有啊?

季非凡用余光扫到了她撅起小嘴,愁眉苦恼的样子,嘴角的弧度又一次拉大,“陈队长,马上放人。”

陈队长不相信的看着他,虽说季非凡是军区的参谋长,可公安局是自己的地盘,自然是要自己说了算。

“参谋长,就凭您那几句简单的审讯,就让我们放了那个女人,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再说离开,我们刑警大队,不是说放人就放人的,再说了,我怎么跟上头交代啊。”

季非凡抬眼看着他:“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们局长一个交代”。

陈队长楞了,刚想要反驳,高挺的背影已经离开了他的视线。

两个小时后,顾恩恩提着手上唯一的LV包包。走出了庄严肃穆的警察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唉,今天怕是自己人生字典里面最大的败笔!

男友劈腿,莫名其妙的又被当成毒贩进了警察局,顾恩恩,你还敢不敢更倒霉,更悲催一点啊!!!

抬眼望着行色匆匆的路人,她感到了一种巨大的孤立和恐惧,奋不顾身的 离开了家,如今再回去,可能吗?

离开法国时,她决绝的冲着父亲的背影喊:“走就走,我再也不会回来了。”

所以,不能回去,打死也不能回去!

从包包里面拿出手机,翻看着到底哪一个才是拯救悲催自我的救命恩人。

沈安安,是啊,我还有最亲最亲的沈安安表姐呢。

顾恩恩啊,顾恩恩,我看你脑子真的是秀逗了,没有了那个狼心狗肺的负心男,至少应该想到从小疼惜自己的画家表姐吧。

小手一抖,电话就拨了过去,恩恩清了清嗓子,表姐两个字的口型刚刚做好,里面就传来了腻死人的留言:“你好,这里是沈安安小姐的电话,我和罗浩天去云南采风,有什么事情,请留言。”

  05.放长线钓大鱼

顾恩恩皱着眉头,无奈的垂下了头,本想找一个人抚慰自己受伤的小心灵,谁想到居然是留言。

行,你们够狠啊!

她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发泄一下。

虽然行李不明不白的丢了,好在包包里面,手机,钱包,身份证,重要的东西还安全的躺在里面,总算是没有太大的损失,只要重新置办一些衣物就OK了。

或许是因为今天的倒霉事情太多,顾恩恩一下变得疯狂了起来。挑选内衣时,不禁想到了安琪,破天荒的买了好几件维多利亚的秘密。

疯狂的采买之后,一个崭新的行李箱重新出现在女人的手中。

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装上行李,对着司机师傅说了一句:“麻烦您,去迷情酒吧。”

她不知,她的这一切,全都落入了某个男人的眼中。

不远处的路虎车中他紧紧的盯着女人的一举一动,看到那辆出租车没入了车流之中,立刻启动车子,紧紧跟上。

“全体注意,捕鱼计划依旧进行。”

路虎车中,墨镜之后的眼睛,一直死死的追着前面的出租车,此刻,嘴角浮现出一丝玩味的淡淡微笑。

魅火的迷情酒吧,暧昧中透着迷离。

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闪烁又急促的霓虹灯下,饥渴的红男绿女们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动感音乐疯狂的舞动着身肢,释放着极致的魅惑。

调酒师极其优雅的调制着一杯又一杯流光溢彩的酒酿,身着火辣的钢管舞娘在空中飞舞,辗转厮磨,尺度火辣的让人血脉喷张。

浓妆冷艳的女子妩媚的扎在男人堆里,用轻佻的语言和诱惑的动作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人,欲罢不能间,男人很狠狠地将她拉入怀中,啃嗜着艳丽的红唇,引来阵阵的尖叫声。

顾恩恩坐在酒吧前的高脚凳上,赌气似得将满满的一杯酒灌下,麻痹着全身的神经。

“倒酒。”她猛拍了一下玻璃桌。

酒保看着已经有些眩晕的她摇了摇头,事不关己的说了一句:“小姐,再喝,您可就醉了。”

醉了?是的,她就是要醉,就是要好好的发泄,这样才能忘记白天所发生的一切。

可越是想要忘记,越是那样的刻骨铭心,随着酒精在体内的发酵,她的委屈,心酸,寂寞还有无可奈何全部都涌到了心口。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

再一次高仰起头,又是一杯酒下肚,本就毫无酒量可言的她,此刻,已经眩晕的没有办法抬头,只能用一直手托着,尽量的稳住。

而这一切都被坐在角落里的季非凡看在眼里,没有了白天的飒爽英姿,一身高档笔挺的黑色西服,成熟中透着高不可攀的傲然,冰冷却又有吸引力。

几个妖冶的女子禁不住上前搭讪,却没有想到碰了一鼻子灰,男人全部的心思都在顾恩恩的身上,耳麦中传来她抽泣的声音。

季非凡今天那么轻易的放了顾恩恩,并不代表着已经完全解除了对她的怀疑,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毒贩,还是要靠真凭实据来证明。于是,他暗中在女人的手机中安装了窃听器,如果女人真是毒贩,势必会有同伙来接头,如果她不是,那么丢掉那么一大批的货的毒贩集团,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找到她。

这招放长线钓大鱼,可以将毒贩们一网打尽。

  06.你醉了,我送你回家

可是,对于这个诱饵,季非凡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好好的保护。

即便是在喧闹的世界上,女人还是难能可贵的保持着那抹清纯,灯光下,粉红的小脸和迷离的眼神,让他不由自主的浮现一丝微笑。

已经有些模糊的女人,全身燥热,摇摇晃晃的走进了舞池。

酒精发挥到极致,灯光,音乐,对于女人来说都是一种诱惑,毫无顾忌的随着动感的节奏摆弄着身子,曼妙的身材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

她尽情的释放,扭动着勾人的小蛮腰,纯净的脸蛋抹上了一层红晕,灯光闪烁间平添了一点妩媚,禁不住让人如痴如醉。

几个火辣眼神的男人一步步的靠近,上前就淫-荡的搂住了女人的小腰。

“妹妹,一个人跳,多没有意思啊,让哥哥们陪你吧。”

“是啊,看你醉成这个样子,必须要有个人扶着,对不对啊?”

醉的一塌糊涂的顾恩恩傻瓜似得点点头:“好啊,我们一起跳舞,一起跳舞。”

正当一只淫-荡之手试图探入女人衣服里的时候,季非凡及时上前,有力又不失温柔的讲女人揽入怀中,冷冽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原来,原来是名花有主了,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大哥你别忘心里去。”说完,逃也似得混入了疯狂的人群中。

顾恩恩眨着迷离的醉眼,看着眼前的男人:“咦,好一枚帅哥啊。”

说着,两条小玉臂勾住了男人的脖子,整个人倾斜在他的怀里面,一头黑发披散在胸前,更显的媚态十足,男人不自觉的搂住了她修长的腰身。

“帅哥,你好帅啊。”醉到极致的女人,一脸花痴。

香水和酒精混合到一起形成了女人身上独有的香气,窜入了男人的鼻子中,他微微的皱了皱眉,就好像是心里什么东西被轻轻的挑拨了一下。

“你醉了,我送你回家。”清冷的声音,不带一点点的感情。

“不,我没有醉,我也没有家。”女人摇摇头,更加用力的抱紧了男人,让他禁不住身体一颤。

一直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季非凡抬眼看了看四周,说不定那些尾随的毒贩就在附近,如果把这个醉酒的诱饵放在这里不管,实在是太危险了。

而怀中的女人,正不安分的在他的身上乱摸。

他再次皱了皱眉,算了,还是先离开这里的好。

无奈,季非凡只好拖着女人往外走,心里想着,只要问出她家在哪里,直接将人放到出租出上,就万事大吉了。

可到了外面,他才想到,今天上午审讯的时候,女人提到自己是从国外回来的旅居侨胞。

季非凡晃了一下怀中的女人,试图想要问一下她还有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喂,你在这里还有没有朋友?”

顾恩恩现在的状态已经到了半梦半醒之间了,慵懒的枕靠在男人的胸膛前,双臂死死地抱住他的腰身,拨浪鼓似得摇头,“不知道,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季非凡轻叹了一口气,夜色迷离,总不能让一个醉酒的女人流落街头吧,更何况她目前还是自己最关键的诱饵。

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

07.不要离开我

他将她抱上了车子,细心的帮他系上了安全带,一对从旁经过的情侣看到了这个很容易被误解的暧昧动作,禁不住挑了挑眉毛。

季非凡却全然不知,系带动作刚刚完成,女人却又一次的搂住了他,口中不清不楚的呢喃着:“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女人的头深深的埋在男人的怀中,这个突然暧昧的动作,加速着男人的体温。

可是,作为军人的职业素养,加上女人尚且值得怀疑的身份,男人依然坐怀不乱。只将她重新放倒在座位上,启动车子,缓缓地朝自己的住处驶去。

入夜的夏风,凉凉的,顾恩恩的头发随风飘散,打在了季非凡的胳膊上,溅起了一点点的涟漪。

下车后,季非凡并没有采取暧昧的抱女人的动作,而是再一次的拖着她进入了电梯。

暂时把她安置在角落里,他腾出手来,按下了楼层按钮。一转身,有动作敏捷的接住了突然倒地的女人。

还好,够及时。

把他扶了起来,季非凡也不知道怎么了,竟有些莫名其妙的不舍,他挑挑眉,最终还是放开了手里的柔软身体。

哪知,顾恩恩再一次抱住了他。

经过了白天的曲折,潜意识里,女人是想要找到一个可以给自己安全感的避风港。

一旦抓住,绝不放手!

季非凡只好被她这样搂着。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顾恩恩的的身子因为喝过酒的原因,格外滚烫,尽管隔着衣服,男人还是能够感觉到她身上的火热。

她像一只小野猫一样,蹭靠在他的胸前,女人香气四溢,一时之间,男人的心跳急速,回搂住她,同时加大了落在小蛮腰上胳膊的力度,使她紧紧的靠在自己的身上。

电梯缓缓上升,顾恩恩眩晕难忍,胃里面是更是翻浆脑海,而且动不动就脚下一软,然后一次又一次的栽倒在男人的怀里。

季非凡明白,这个女人是真的醉了。

“叮——”的一声,电梯缓缓打开,可突然带来的震动,让顾恩恩止不住的呕吐着,从她口中倒出的秽-物,尽数都吐在了季非凡昂贵的黑色西服上。

季非凡有些厌恶的皱了皱鼻子,觉得她真心恶心极了。

从来!从来都没有人敢这样对他!她是第一个!

顾恩恩仰起头,很满足的抹了抹嘴巴,重新窝在他的脖颈上厮磨着。

一股强劲的电流顿时传入了男人的身子,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缓缓的升起。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撩开了她脸上的黑发,艳丽的红唇,翕合间,致命的引诱着他。

靠近……不断的靠近……

季非凡眼中冲动的浴火瞬间被点燃,她捧住了女人的后脑,贪婪的想要咬住这颗诱惑的樱桃。

可最后一刻,还是忍住了。

理智再一次告诉他,这个女人碰不得。

顾恩恩重新跌靠在他的胸前,季非凡第一次感觉到欲罢不能是什么感觉。

为了减少身体触碰,他保持距离的将顾恩恩拖出了电梯。

他现在只想尽快的打开房门,换掉身上这套脏兮兮的衣服,然后结结实实的冲一个凉水澡,或许,会让他清醒一点。

这时候,季非凡开始有点后悔带着个女人回家了。

好不容易进入了房间,他把她安置在沙发上,转身欲走时,一只小手却紧紧的拽住了他的裤腿。

她呢喃着,带着小兽的悲鸣,“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08.呵呵,你长的真好看

季非凡越是想要挣脱,她手上的力气越是加大,好像恨不得要把他的裤子拉下来一样。

总不能一直这样僵持着。

季非凡已经忍受不住他身上的这股臭味了,无奈,只能脱掉了白色的衬衣,塞到了顾恩恩的手中,这才脱了身。

顾恩恩手中拽着他的衬衣,十分的满足,睡脸上绽开了一个安心的笑容。

季非凡半裸着回转过身子,看到她恬静的睡颜,再一次着魔般的慢慢走进她。

她这样的妖冶,男人的精壮之躯哪里能够抵挡住如此的诱惑。

于是,他慢慢的蹲下身子……

昏暗的灯光下,小小的人儿沉沉的睡着,长长的睫毛盖在眼脸上,小巧可爱的鼻子,双颊红晕,凌乱的黑发下裸露出瓷白色的锁骨,更显得妩媚十足。

两片薄唇轻轻地抿着,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恍惚间,形成了一种令人欲罢不能的暧昧氤氲,就好像是暗夜中盛开的罂粟花一样,虽然致命,但是没有人能够抵挡住她的诱惑。

包括拥有钢铁般意志的季非凡。

望着这诱人的睡容,他终究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指轻抚了女人微烫的脸颊。

恰好,顾恩恩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呢喃。

季非凡霍的一下占了起来,健硕的身体里面盛放着难以自拔的震惊,慌乱,愕然。

怎么可能,他居然整个醉酒的女人有了这种强烈的反应……

他快步跑到了浴室之中,从莲蓬头倾泻而下的冷水,冷却着他燥热的身体。

浴室中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无意中却加速了顾恩恩胃里的翻江倒海,她猛一下从沙发上直起身子,经过强烈化学反应的酒精,喷越而出,吐在了那豪华的纯羊毛地毯上。

她打了一个酒嗝,很舒服的抹了一下嘴唇,半梦半醒之间,摸到了男人放在桌子上的墨镜。

“我说怎么回事呢?”她嘟着嘴揉了揉眼睛,“原来我的眼罩在这里。”

抓着这稍显有点陌生的特别眼罩,她醉醺醺的戴在了脸上,刚躺下,想要小便的急促感就咏然而来,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她挣扎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一边松开裤子,一边嚷着:“我要尿尿,我要尿尿。”

可是,带着墨镜的醉酒女人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眼前只有一片黑色。

终于,靠着听觉,她顺着水声,一步步的向前摸索着,推开了一道门之后,流水声更加的清晰。

“你……”季非凡连忙捂住了下身,七慌八乱的背过身子说:“顾恩恩!你怎么回事啊?”

顾恩恩朦胧间听到好像有人在喊自己,可是此刻的她哪里还能顾忌别人,依旧如无头苍蝇的跌跌撞撞,舞动着手臂说:“啊?我要尿尿,可是……可是房间里面太黑了,我什么都看不见。”

然后,她的下一个动作,让季非凡彻底震撼了!

他怎么也不相信,白天看起来简单纯净的女人,喝酒发疯之后,竟然还大言不惭的在自己的面前小便。

等顾恩恩提好裤子站起来的时候,男人已经披上了浴袍。

顾恩恩转过身子,左撞一下,又撞一下,却始终都没有办法走出去,她依旧醉醺醺的嘀咕着,“咦,奇怪了,怎么哪里都是黑的啊。”

男人摇摇头,如果说他不出手相助的话,恐怕这个戴着墨镜的疯女人一个世纪都走不出去。

“你戴着墨镜,当然看什么都是黑的了,”季非凡拉过顾恩恩,随手摘掉了她脸上的墨镜。

看到面前这张有些朦胧的面孔,顾恩恩迷离的双眼立刻就焕发了光彩。

她猝不及防的双手捧住了季非凡的脸颊,“呵呵,你长得真好看。”

说话的同时,她再一次勾住了男人的脖子,迷离慵懒,波光流转间,勾人魂魄。

她喝醉酒,真心是个实打实的颜控!

生活感悟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