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故事 > 如何创业

摩根士丹利孙玮与麦晋桁的不解之缘

来源:如何创业作者:xiaokk时间:2017-12-04 06:06:49手机版

摩根士丹利孙玮与麦晋桁的不解之缘

摩根士丹利孙玮与麦晋桁的不解之缘

摩根士丹利中国区换帅孙玮

某年3月29日,摩根士丹利公布亚太区重大人事变动,中国区首席执行官孙玮升任为亚太区联席首席执行官。

尽管越来越多中国籍投资银行人士被任命为亚太区层级高管,然而孙玮是真正打进华尔街投资银行一线高管层级的中国籍人士。

她已经是摩根士丹利管理委员会成员,该委员会被摩根士丹利内部视为是真正决策核心,孙玮也被视为真正能参与华尔街券商核心决策的中国一线银行家。

不过,孙玮总是和争议相伴,即使此番“荣耀加冕”,市场上对此的评价也是“分庭抗礼”。

重构霸主气质

据悉,由于原任摩根士丹利亚太区首席执行官唐奥文(O w e nThomas)决定今年6月返回美国任职,因此出现上述人士安排。唐奥文从2008年2月起担任现职。未来孙玮将与威廉·思众(Mr.William H. Strong)共同领导摩根士丹利的亚太区业务。可见,两位联席首席执行官负责整体亚太区业务,而孙玮的任命也显示出摩根士丹利致力于整合中国与亚太各地区业务资源,加大中国区投入力度的决心。

摩根士丹利想的好,但市场对于孙玮的任命态度却不一。

支持的人说,她成为了华尔街上最具权势、最能呼风唤雨、难以企及和超越的中国女投资银行家、一个普通的中国女人在投资银行的发展版图上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名字。

反对的人认为,她终于“爬上去了”,一个强势的女人,一个只是因为紧紧跟随麦晋桁(John Mack)的亲信,并且坚定地执行其“路线”的“忠臣”熬过这么多年。

当然,无论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不否认孙玮的能力。

从某种意义上说,她几乎横跨了中国投资银行业最重要的几个阶段;几乎从没有错过任何一次中国投资银行发展史上最重要的交易;几乎总能作为某一特定时期内最风光的投行“领导人”。

她可以让“讨厌的人”滚蛋;她可以让卓越的人甘心情愿来到摩根士丹利;她也可以为了一笔交易让自己的同事必须放弃“财富”,她更可以为了中国市场和中国机会让整个摩根士丹利“低头”。

孙玮从重返摩根士丹利之后就做了三件事:重整摩根士丹利的队伍、重新规划摩根士丹利的中国战略和“作战图”、重构摩根士丹利的霸主气质。

重整摩根士丹利的队伍,这本是一个“不可能完成”且“可怕”的任务。

孙玮上任伊始,摩根士丹利中国区高层的离职可以说是每个月都在上演一集精彩的“告别”故事,无论是竺稼离去带来的“幻想”,还是赵竞的疑似“完美复仇”,抑或是曾经摩根士丹利中国区的“重型武器”吴长根的“轻轻的我走了”。一度市场戏言,摩根士丹利曾经的董事总经理(MD)团队只有一杆枪的时候,孙玮依然我行我素,她以她的方式不断改组着摩根士丹利中国区,招募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业务。

重新规划摩根士丹利的中国战略和“作战图”更是孙玮值得骄傲的一笔。

放弃中金公司、购买信托平台,根据市场情况,积极抓住海外并购市场的复苏大力推进该项业务,所做的一切都获得了成功。摩根士丹利在2010年力压高盛、摩根大通等强劲对手,凭借727亿美元的承销总额与10.4%的市场份额,成为全球最大股票行与最大IPO承销行。与此同时,2010年,摩根士丹利成为中国投行业务收入排名中唯一晋升前5名的外资投行:在华投行收入达2.44亿美元,市场份额为4.3%。5年来,中国工商银行(3.83,-0.02,-0.52%)、中国农业银行(2.57,0.01,0.39%)、中国冶金、中国医药(18.85,0.16,0.86%)集团等大的I P O项目摩根士丹利从未旁落。

而其在中国区业务平台建设方面也有较大改变。2006年10月,从澳门南通信托投资有限公司手中收购珠海南通银行100%的股权。2008年4月,与杭州工商信托成立合资信托机构,持有杭州工商信托19.9%的股权。2010年12月出售中金公司股权,并于当月获批与华鑫证券成立合资券商。除了融资和并购咨询服务外,摩根士丹利的私募股权基金特别是房地产基金在中国也十分活跃。摩根士丹利还是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 F I I)中拥有第二大投资额度(6亿美元)的外国投资银行。

摩根士丹利在上世纪70年代的一个广告清楚地展示着这家令人可畏的投资银行傲睨群雄的霸气:画面上一道闪电刺破乌云,标题为“如果上帝要融资,他也会找摩根士丹利。”这就是孙玮需要的气质。

跟对人做对事

提到孙玮,就不得不提起那个华尔街的传奇麦晋桁。

先看两个画面:

场景一:不善官场之道,性格暴烈、为人专断的他虽然富有个人魅力,却也得罪众多同事。不久以后,瑞士信贷集团董事长沃尔特·基尔霍尔茨对他摊牌,集团将不会与他续签合同,并提名道根做其接班人。据在现场的人士表示,当时他相当镇定,对在场所有人过去两年的工作表示了感谢,他赢得了诸多掌声和喝彩。

时间是2004年,他是麦晋桁。

场景二:她在还被称作“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的瑞士信贷中国区担任投资银行主席,她“敬爱”的老板离职了,她义无反顾地递交了辞呈,尽管公司告诉她,这一切和她无关,尽管当时她手里的交易即将震撼全球,尽管她费尽千辛万苦刚刚打造的团队苦苦劝说,尽管她知道这一走,下一站不知道将在何方,但她还是走了,因为“忠诚”。

当她打算离别的时候,全体办公室的人都起立鼓掌并送上了祝福,她感动的一塌糊涂。这掌声中或许有敬佩、或许有遗憾,或许有暗喜,但更多的一定是期待。期待奇迹在新的地方绽放。

时间是麦晋桁离去后的两个月,她就是孙玮。

麦晋桁,这位黎巴嫩移民的后裔,从在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家中,以做事雷厉风行以及擅长与人沟通的个性魅力著称,又因其大刀阔斧的削减开支和“野蛮”的裁员行动而获得了一个“刀锋”(Mack theknife)的诨号。

在他的领导下,摩根士丹利开创了属于自己的中国岁月。

他一手开创摩根士丹利在中国的辉煌战绩;而且还促成了摩根士丹利和添惠的超级合并;然而,他却在合并之后为了顾全大局被迫退出他服务了29年的摩根士丹利,出走麻烦缠身的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银行,在接下来的4年中,使这家欧洲老牌投资银行起死回生;画了一条完美的弧线后再度黯然下课。

孙玮的履历和麦晋桁几多相似,却更为典型“中国式”,出身京西部队大院的孙玮以优等生成绩毕业于麻省安城大学,并于1989年取得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学位。2006年1月,孙玮获哥伦比亚法学院颁发“优秀勋章”(“Medal of Excellence”),据说,该荣誉每年只授予两名在业界取得杰出成就的校友,获勋者包括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Ruth Bader Ginsburg和哥伦比亚大学校长Lee C. Bollinger教授)。

加盟摩根士丹利之前,上世纪90年代初,孙玮是香港证券及期货监察委员会的企业融资部助理董事。在证监会工作期间,她协助制定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规,在1993年迎接首批国企到港上市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调派香港出任上述职务之前,孙玮是纽约Orrik, Herrington and Sutcliffe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专注于美国证券交易事务,包括美国股票与债券的公开上市和私募发行。

1998年孙玮加盟摩根士丹利,在1998—2002年之间她一直担任摩根士丹利驻北京首席代表。

随后,孙玮参与或牵头执行了多笔对促进中国企业公司化和经济金融改革至关重要的大型项目,包括不少涉及复杂重组程序的国营企业远赴纽约、伦敦和/或香港上市的IPO。其中包括中国人寿(17.08,-0.19,-1.10%)、中石化、中国铝业(4.71,-0.05,-1.05%)、中外运集装箱和中海油田服务有限公司等发行。此外,孙玮还协助海外挂牌的中国公司执行了多笔重大的并购项目。

孙玮和麦晋桁是在工作中彼此赏识的,孙玮在2000年中国石油(8.54,-0.02,-0.23%)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IPO过程的表现给麦晋桁留下深刻印象。

此后,她的职业道路可谓与麦晋桁紧密相连。麦晋桁2001年离开摩根士丹利,孙玮便在次年追随他加入瑞士信贷集团。

在2001年,麦晋桁被迫离开摩根士丹利,这一新闻撼动了华尔街。麦晋桁此后曾担任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的CEO。

或许麦晋桁没有想到,三年后他打输了另一场“办公室战争”。在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期间,麦晋桁的成绩可谓卓著。

2001年7月他加盟时,面临的是12亿美元亏损、明星投资主管弗兰克·夸冲(Frank Quattrone)引发的无数官司和公司名誉败坏。在一片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行将易手的传言声中,麦晋桁如他在华尔街上获得的绰号“刀锋”(Mack the Knife)一般快刀斩乱麻,把2.75万名雇员裁减掉了1万人,成功削减了30多亿美元的成本,并在次年扭亏为盈。

可以说,当时的麦晋桁拯救了这家丑闻缠身、岌岌可危的投资银行,而他的“粉丝”孙玮倾力加盟,并凭借一己之力将在中国本属三流,甚至往往被混淆为瑞士银行弱小的“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带入中国企业视野中,跻身主流,获得诸多大单。

2004年,当麦晋桁被排挤出这家瑞士银行时,孙玮也跟着离开。

随后的孙玮在花旗银行“蛰伏”了一段时间,这期间最大的收获是结识了很多后来在摩根士丹利和她并肩作战的“拥趸”。

世事难料,2005年上半年,摩根士丹利一次震惊华尔街的“八老逼宫”,导致裴熙亮丢掉了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宝座,在裴熙亮宣布辞职后,摩根士丹利的董事会开始聘请猎头公司Spencer Stuart为公司寻找下一任首席执行官的人选,公司内部则由董事查尔斯·耐特牵头负责。在一份声明中,耐特曾表示:“今年3月,写公开信向裴熙亮发难的8位前高管、最近离开的5位管理委员会成员,以及前首席执行官麦晋桁,将不会在考虑的人选之中。”然而,最后的结果出乎意料。在股东的压力下,摩根士丹利董事会公正承认,麦晋桁将最有希望使摩根士丹利恢复平静,他才是首席执行官的最佳人选。

当时担任摩根士丹利董事会的首席董事麦尔斯·马希在一份声明中指出,麦晋桁“拥有领导摩根士丹利全体员工和全面改善公司盈利能力所必须的非凡经验、战略眼光和领导能力。”对于董事会最初将麦晋桁排除在外的原因,马希只有自圆其说:“当初董事会之所以排除麦晋桁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可能性,就是想试探一下他的态度,这也是我们的猎头策略。”

麦晋桁回归了,于是有了上面场景二的温情一幕,孙玮告别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准备“回家”了。

回来的孙玮马上被委以重任,而她也用成绩回报了信任。不可否认,摩根士丹利对中国市场十分重视,别忘了,孙玮是一个可以改变老板的人。

2009年1月12日,摩根士丹利和花旗集团达成协议,将摩根士丹利全球财富管理集团和花旗集团旗下的美邦、英国奎尔特和澳大利亚美邦公司合并为一个合资企业,如此重大的事件之时,摩根士丹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麦晋桁却身在北京。

因为孙玮告诉他,这里需要他,需要他参加一个慈善活动。

孙玮的特殊能量还体现在与总部沟通的顺畅程度,这值得大多数在华外资跨国公司中国区负责人羡慕。

2010年,摩根士丹利能拿下农行IPO项目的单子,与孙玮说服麦晋桁来华拜访中国政府与客户、CEO高文(James Gorman)亲临农行的承销机构选聘会不无关系。

如何创业排行